游离在电竞圈边缘的「非主流」 靠情怀还能坚持多久?

玩家

作为曾出品《拳皇》、《侍魂》等众多格斗系列游戏的厂商,SNK在80及90后玩家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早些时候,SNK官网放出一个倒计时页面,预示将公布一款新作。

9月10日,在索尼TGS2018展前发布会上,悬念正式揭晓。SNK公布了旗下经典格斗游戏《侍魂》系列全新作品,并发布了游戏首款预告片。新作採用虚幻4引擎打造,将于2019年正式上线。

诞生于1993年的《侍魂》系列被视为2D兵器格斗游戏的鼻祖,是SNK最出色的系列作品之一。

在格斗游戏盛行的那个年代,《侍魂》凭其首创的武器格斗流一举打破了当时传统的近程拳脚玩法,刀剑相向、招招见血、一击必杀的快感奠定了其不可撼动的历史地位。

《侍魂》新作2019年上线

25年间,风向一变再变,曾引领时代浪潮的格斗游戏正逐渐走下神坛,曾让街机厅门庭若市的《侍魂》也早已风光不再。回望来时路,惊觉距离前作《侍魂闪》上线,已长达10年之久。

当看到霸王丸、加尔福、娜可露露等历代人气角色再次以崭新的形象出现时,沉寂已久的格斗游戏爱好者心中又开始泛起波澜,有惊喜,也有无奈。

自2001年SNK宣布破产以来,仅存IP软实力的SNK便走上了「授权」的不归路:性感的不知火舞不仅成了《魔域》里的NPC和站街萌宠,还成了冈本保险套的代言人让无数男人想入非非,而美丽善良的娜可露露则开始出现在《王者荣耀》里帮助玩家杀人推塔。

冈本推出《拳皇》火力全开礼盒

时隔十年,《侍魂》再出新作,有玩家不禁调侃,漂泊多年、四处打工为SNK赚取外快贴补家用的「美女劳模」娜可露露终于回归主场!

小姐姐娜可露露又回来啦!

可现如今,是MOBA和FPS等竞技游戏的天下,格斗游戏还能走多远,格斗游戏是否还能在电竞领域东山再起,都值得人深思。

01格斗电竞:格格不入的背后,谁知我无奈

作为一种兼具竞技性和观赏性的游戏类型,格斗游戏在街机风靡的时代曾拥有数量可观的爱好者,各种类型的国际赛事也曾红极一时,但从目前的电子竞技发展形势来看,逐渐被边缘化的格斗游戏似乎已难寻立足之地。

据电竞赛事奖金统计网站eSportsEarnings最新数据显示,在TOP30的排名中,仅有两款格斗游戏入选,总体排行也位居下游:

《任天堂明星大乱斗》排名23,《街头霸王5》排名26(9月12日数据)

从今年入选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的项目来看,相对于MOBA和RTS游戏的火爆,「非主流」且血腥暴力的格斗游戏显然也并不在这种综合性赛事的考虑范围内。而从近几年的格斗游戏国际赛事举办情况来看,形势更是不容乐观。

格斗游戏比赛现场

由日本着名游戏杂志《月刊ARCADIA》主办的「斗剧」是日本顶级的格斗游戏赛事,自2002年12月举办首届大赛开始,一年一届的「斗剧」吸引着全球无数格斗游戏爱好者的目光。但在2013年,「斗剧」运营委员会突然通过官网发表声明,宣布「斗剧」将无限期停办,一场激战10年的「斗剧」在一片愕然和惋惜声中退出历史舞台。

以全球性着称的北美最高规格、世界最大规模的格斗游戏专业级赛事EVO至今已连续举办多年,即便报名参赛人数每年都水涨船高,但活跃在赛场上并能成为众人焦点的仍旧是梅原大吾那批颇具代表性的老玩家。

此外,还有加拿大杯(CCG)和澳大利亚ShadowlooShowdown等世界性格斗游戏赛事,也毫不例外都是老牌格斗高手的主场。

简而言之,相对于MOBA类电竞选手的快速叠代和触手可及的年龄天花板,格斗游戏正面临着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1981年出生的梅原大吾,从13岁开始格斗生涯,今年37岁的他仍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格斗游戏玩家之一。而比老龄化更可怕的是,这些在常年训练和比赛中积累丰富经验的老炮们,已在无形中筑起了一道让「后起之秀」无法逾越的技术壁垒。长此以往,格斗电竞或将面临头部玩家断层、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日本格斗游戏名将梅原大吾

在国内,格斗游戏圈也面临同样的境况。作为中国格斗游戏领军人物的小孩(真名:曾卓君),从6岁起就开始接触街机格斗游戏,12岁夺得广州首届拳皇比赛冠军。随后的十几年里,他笑傲世界各大重量级格斗游戏赛场,当之无愧成为「中国街机格斗游戏第一人」。

现年29岁的小孩,在现役格斗选手中还算是最年轻的,也是最有成就和天赋的。从他在EVO2018的比赛状态来看,小孩也许还能再打几年。

中国格斗游戏第一人「小孩」

相比之下,国内大多数曾经辉煌并小有建树的选手已步入而立之年,他们从格斗游戏的黄金时代一路走来,见证过格斗游戏的辉煌,也经历了格斗游戏的急转直下,现在他们已经慢慢淡出人们视野。

随着国内直播平台的兴起,有人在格斗游戏主播的位置上开辟了新天地,有人转型幕后,也有人深陷中年危机彻底离开了格斗圈。

虽然近些年在大大小小的赛事中也曾涌现出一批像「95军刺」新颖小孩这样的选手,但实力和影响力还远远不及小孩。

20年前,9岁的小孩称霸广州街机格斗届,20年后,在国际顶尖赛事中频传捷报的中国面孔,依旧是小孩。虽然他还叫小孩,但是青春已不在。

用「青黄不接」来形容当下的格斗游戏圈,是再贴切不过了。

02格斗游戏:我的时代已落幕

巅峰已过,离开镁光灯归于平凡的格斗游戏被打上「小众」「非主流」的标签,如今,MOBA、FPS大行其道,享受着格斗游戏兴衰史中也曾经历过的高光时刻。

「电子竞技」这个词,正成为格斗游戏爱好者心中一种无法言说的痛。

在他们看来,他们20年前在街机厅里疯狂所做的一切,正是如今电子竞技的雏形。作为电子竞技最前列的探索者,在芳华逝去后,最终却成为了网际网路时代的弃儿。

究其原因,大多数爱好者都能从自己的角度讲出一二三来。总结起来,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两大类:

生不逢时:没赶上电子竞技蓬勃发展的好时机

事到如今,即便格斗游戏风头不再,也没人否认它与生俱来的对抗与竞技属性。然而,「电子竞技」概念的真正兴起却要晚得多。「我在巅峰,你还未生」的时间差,似乎预示着格斗游戏的电竞之路註定坎坷。

在大多数人看来,《星际争霸》赛事在韩国的流行和职业化才是真正意义上电子竞技的开端。再加上后面出现的《反恐精英》等竞技类游戏也都是PC端的作品,导致人们更倾向于认为电子竞技只存在于PC端。从这一历史角度来看,根植于街机和主机平台的格斗游戏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天然优势。

另一方面,为防止青少年沉迷游戏,2000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联合文化部等7部门推出《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开始了针对国内游戏市场的治理工作,其中的游戏机销售禁令使得中国游戏机市场的大门正式关闭。15年后,禁令全面解除,但市场和玩家的热情并没有被点燃。在此期间,过分依赖街机和主机的格斗游戏在中国的发展可谓是错失良机。

如果说政策的限制仅是让格斗游戏失去了在中国发展的土壤,那么资本层面的无人问津,则是让格斗游戏失去了最后的救命稻草。2011年8月,王思聪带着他「整合电竞」的梦想和亿万资本强势进入电竞圈,全面投资布局电竞产业链,从组建俱乐部、争取赛事承办权到布局电竞直播再到投资周边衍生品,给一潭死水的电竞行业带来了无限生机,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多政策倾斜、更多资本青睐。然而,失去群众基础的格斗游戏已经彻底失去了享受时代红利的资格和机会。

门槛高:难上手难精通,99%的玩家都倒在新手期

这里暂且不谈格斗游戏操作有多难,也不谈游戏系统有多复杂,因为再多的解释终归是回到格斗游戏对新手玩家极不友好的结论。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反覆被虐、不服输、再被虐、低头认输、虚心学习、反覆练习这一过程,是每个新手进阶大神的必经之路。但是,快节奏生活下,已习惯「速食」的游戏玩家已经失去了钻研的耐心和千锤百鍊的毅力。最后,99%的玩家都倒在了新手期。

也许你会说,高手虐萌新的戏码在每一个竞技类游戏里都会上演,但是在格斗游戏这个特殊的品类里,恐怕还要更夸张。你以为能打个几十连招就很厉害了?在防御意识和立回技巧高超的高手面前,你只有被一直踩在地上摩擦摩擦的份。久而久之,在被狂虐几千局之后或者玩一个月也无法赢几局的时候,与日俱增的挫败感将再也无法支撑你继续游戏。

更可怕的是,主打1V1模式的格斗游戏,实力很容易高下立判,当你在被打到满地找牙的时候,还没有队友可以甩锅。「今天遇到小学生」「今天心情不好」「今天隔壁家的大黄狗死了」等奇葩理由都无法成为输掉游戏的借口。

当一款游戏进入「强者恆强,新手只愿浅尝辄止」的死胡同,问题也就严重了。没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注入,随着老玩家的相继离开,最终也就慢慢失去竞技游戏应有的活力和魅力了。

03不仅是格斗,更有情怀和热血

2012年以后,在PC和移动电竞的联合夹击下,源于街机和主机的格斗游戏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为改变这一现状,从游戏厂商到玩家自身再到直播平台,也不是没努力过,但终究都是徒劳。

直播平台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格斗游戏主播採取了大力的扶持策略,曾经的格斗大神们也纷纷借风进驻,但好景不长,惨澹的直播人气和直播平台的改革,让这一拯救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如今的电竞潮流之下,格斗电竞是否还有逆风翻盘的可能?对于这一问题,笔者认为:潮起潮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格斗游戏的兴衰,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也许未来有一天,活跃已久的MOBA和FPS也会像今天的格斗游戏一样,逐渐变得没有存在感。

正值SNK40周年,说它卖情怀也好,炒冷饭也罢,借《侍魂》杀出个回马枪的SNK或许是没有勇气和信心再说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但在坚守心中圣地多年的格斗游戏玩家看来,每一次的「重回视野」,都足以让人泪流满面。